The last day in 2020

2020 年的最后一天,原本打算凌晨在机场度过,顺带记录下这“最后一刻”。因为疫情原因临时改为凌晨约车去机场,所以这是在“家里”完成的。

2019 年的回顾因为“偷懒”一直没写,每次想动笔总感觉需要缓缓,一些事情还没有“着落”,于是乎一年就过去了,为了避免 gap 一年,抓住 2020 的尾巴,现在凌晨 2 点过,4 点半出发,写多少随缘。

这一年和去年同样“曲折”,发生了很多事情,不过去年自己更像是旁观者,见证一些事情的发生,今年更多的是参与者,不过是“重在参与”罢了?

年初疫情造成的影响还是蛮大的,钟南山到武汉的第二天,我和女票也去了武汉,女票家人开车来接,没有过多停留,只是从高铁出来后人流量很少,丝毫没有春运的氛围,开车途径了华南海鲜市场,难以想象这里接下来会成为议论的焦点。因为封城的原因,大年三十凌晨驱车出发赶回老家,平时很少摸车的我也在后半程承担了司机的角色,虽然告诉路上遇到其他车交通事故,不过好在一切顺利。

回老家后就是自我隔离封闭的一个多月,每天会有居委会或派出所的问候。开工时间一再后延,已经记不清楚节后回北京的时间了,只是记得当时飞机上的人都面面相觑,晚上打车到小区后门外戒备森严,填了很多信息、加了各种群才如愿以偿回到屋内。

三四月应该是比较“艰难”的时期,业务压力比较大,国内代理商、非中挑战赛等,白天扯皮晚上熬夜写代码,不过有给力的小伙伴支持,分担了很多压力。不得不说“靠谱”是一个很重要的品质。可能大家都很“卷”,在绩效周期结束后重新洗牌,似曾相识的一幕再次出现,不过大家应该都“乐在其中”,也许是“不能更糟糕”了吧?

这期间还有新人的加入,因为对“屎山”的吃惊,需要不断进行心理建设。无论是文化的差异也好,还是原本就很差,不回避是基本准则,更不能拿着“存在即合理”作为挡箭牌,管理好预期是一方面,更重要的是明确路究竟在哪里以及如何走。

六月又来了一个“王炸”,架构调整。不过对于我来说再熟悉不过了,手上有选择权也义无反顾选择了未知的一边,当然,现在也不后悔。

接下来便是“适应”的过程,从工位、合作对象、业务微调等。有意思的是,在大家都说“缺人”的情况下,却给我加了 X 个人。

下半年算是开启了新的篇章,老板管理风格不同必然产生不同的结果。也需要耗费相当多的时间去完成各种作业(不得不说这块确实做的不够)。

这一年比较火的两个词是 PUA 和内卷,但被滥用,导致一种批评就是 PUA,还得”小心翼翼“提建议的感觉,或者是线上有问题找人跟担心被反手一句”何必呢这么卷“。

所以价值观不是虚的,和志同道合,价值观一致的同学共事才容易创造更多的价值。永远别尝试叫醒装睡的人。

下半年因为新接触和认识了更多优秀的同事,base 不仅仅是国内,也开阔了眼界。各路 FB、Google 大佬,做事认真、文档严谨、追求极致、坦诚清晰,这些品质看上去很简单,却又发现很难得。

英语的使用场景越来越多,小到各种文档、大到会议使用英文,以前觉得触不可及的事情一两个双月逐步成为了习惯,环境对人的塑造力不可忽视。下半年参与了很多海外的面试,多数华人为主,通过中文交流,不过也用英文面过若干次,还都是印度人。不能说特别好,但至少目前不会怯场,挺有意思的。不得不说中学打下的英文基础还是挺重要的…(大学没咋学,四六级裸考)。

十月女票如愿进入体制内开始工作,开始了朝九晚五的生活,作为”打工人“羡慕不已。希望女票能在体制内如鱼得水。

下半年其实还有一些 unbelievable 的事情,这里不一一展开了,先作为 daily 记录,后面有机会再展开吧。

明天中午就回家了,这一次可以和女票一起跨年。

愿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。

(此刻凌晨 03:04)

Table of Contents